倚在三月渡口 静守红尘一隅

倚在三月渡口 静守红尘一隅插图

三月的春风徐徐而吹,撩起了大地的明媚,处处尽显着花团锦簇,争奇斗艳,花红日月影的美;轻柔的雨丝带着淡淡的芳香,催生着河堤两岸的柳枝渐渐吐翠;惊蛰后的雷声阵阵,已将沉睡了一冬的大地唤醒;门前屋檐上的小燕子呢喃着回归,在我的窗前低徊细语,诉说着这一路上的别离之情与相思之念。嗅着幽幽的清香,沉醉在花开的芬芳里,粉红的桃花,雪白的梨花,紫色的玉兰……柔柔地暖着人心,花儿摇滟在岁月的枝头,在云水深处折叠成了一处美丽风景。

此时最适宜内心无限遐想的荡起,最适宜用笔墨去书写内心深处的心情。心思如绪,溜出脑海,把岁月里留下的痕迹,以及心中五味俱全之味,变成了一个个的小石子,逐一的抛向心海,激起了朵朵浪花,泛起了层层涟漪。那远去的喜怒哀乐以及儿女情长,在微风中落成了岁月中的模样,蛰伏许久的流年过往,在素笺上满满地写了一纸,所有流淌在生命里的柔情,都被细细的揉进了碎字里。轻嗅着时光,只闻花香,不言悲喜,一支素笔,匀墨清浅,细品岁月流长之情。

潺潺往事,如烟缈缈,依稀记得轻狂不羁的年少时。在那青涩的岁月里,总喜欢不知疲倦的在烈日下奔跑,没有寂寞的惆怅,没有莫名的忧伤,也不知何为迷茫。简单的将欢乐尘封在叫做青春的容器里,胸中装的全是少年出发时的心潮澎湃和雪花飘舞的纯净。更不知道什么是天长地久,海枯石烂?什么是天高地厚、天外有天?海枯能有多枯?石烂能烂到什么样子?天长能有多长?地久到底能久到哪里?如今,看着那时折成相思叶的情书上写下的稚嫩文字,想想那时不知天高地厚的豪言壮语,只能莞尔一笑,或痛哭流涕。翻开时空的轴卷,当时间为我们的青春铺满风沙时,泪水在上面流下了模糊的痕迹,定睛一看,原来写的都是岁月里最美好的东西!

生命中,总有一些往事挥之不去。那些路过的风景,美或不美,逐渐沉淀成了一份不可复制的记忆;那些经过的人,念或不念,在或不在,都妥帖安放于心湖的深底;那些被伤过的事情,已不再会耿耿于怀;那些被无情了断的情义,也都赋予了慈悲,不愿老是想起。回眸一段过往里的故事,拈上一份记忆细细思忖,余年,只愿独自静静地在春夏秋冬中,在人生的四季里,把那一杯滚烫的清茶,慢慢地喝到冷;将那悬挂着的一轮明月,渐渐望至落山西去;把这一树的繁花,静静地赏到残红;将那一本人生之书,一页一页地看到结局。

经年,未染流殇漠漠清殇,流年为祭,琴瑟曲中倦红妆,一路苦乐同行,喜忧相依,来来去去的客,浅浅淡淡的情,在流转的时间里,聚了散,散了聚,一些故事刻骨铭心。霓裳舞中留残靥,冗长红尘中,只将一阙描绘半世寂寞与薄凉的曲调轻诵浅吟。

倚在三月春的渡口,静守着红尘一隅,轻拥那一抹暖阳,回望往昔的温馨。任世事沧桑,不染悲苦凄凉;任人事变迁,淡若清风飘扬。风动,随清风漫舞;云飘,随云卷云舒;叶飞,观叶舞蹁跹;花开,赏姹紫嫣红。在时光的素笺上将春的明媚细细描摹,让飞扬在指尖上的韵律,变成生命流动的乐曲,用温馨充盈的心灵,安度时光里的静美。

作者: 谈笑在指尖

© 版权声明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1572赞赏
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十二.的头像-郑州博莱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